奶油果桑

杂食动物ヽ(゚∀゚)ノ
脑污人蠢

三次元很忙,无期限的持续拖更,取关随意。=w=

【西塔】二十六字母微小说

没啥脑洞一个普普通通的二十六字母wwww

各种OOC,OOC!!

私设如山!!!

有雷有预警!!食用注意!!!

大多数梗都是官方,玩梗玩不过官方。

终于可以再次放飞自我了哈哈哈 





Adventure(冒险)

  “这是一次极大的冒险,西蒙殿下。”

  荼蘼碑文守护者眯着双眼,他俯视着西蒙,希望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畏惧,从而停止这个荒唐的举动。

  “你会经历他所经历的一切痛苦,甚至可能在途中失去生命。为此,你也要冒这个险吗?”

  守护者低下了头,近距离注视着西蒙。他倒要看看,一个人可以为自己的兄弟做到哪种程度。

  可他在那双鸽灰色的瞳眸里看到的只有,坚定以及无所畏惧的勇气。

  “我会救塔巴斯,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西蒙的声音也同他的瞳孔一样,透露着绝对的奋不顾身。

  很好。

  守护者笑着将头缓缓的抬起来。

  “那么,我祝福您,伟大的陛下。”



Angst(焦虑)

  “塔巴斯……你在哪里?”

  这是西蒙在内心无数次焦虑的呼唤,他多么希望他爱的弟弟能够听到,然后回到他身边。



Crime(背德)

  他慌张的离开了塔巴斯的嘴唇,满脸的不可置信,他觉得自己着魔了。

  “不,不行,塔巴斯……我们不能这样。“

  西蒙猛地将附着自己弟弟的身子支撑开,低着头像是不敢面对他接下来所做的一切。

  “我们是……”

  “事到如今你还在意这些?懦夫。”

  塔巴斯冷哼了一声,用双手扶住西蒙的脑袋迫使他注视着自己,然后将嘴唇朝着对方撞了过去。



Crossover(混合同人)(神父恶魔 paro 注意!)

  西蒙神父在教堂里偷偷收留了一只恶魔。

  他纵容它在偌大礼堂的屋梁上矗立,对于恶魔每天投来猩红的目光装作漠不关心。

  而恶魔也只是看着,每当太阳落山的前一刻它就会消失,或者当神父注视它的时候。

  所以神父从来不曾知道那个恶魔的样貌,他只能感受到它就在那里,日复一日。

  有一天黄昏,教堂里来了一个孩子,黑发,苍白的皮肤,红瞳里充斥着担忧。

  神父觉得他很熟悉。

  男孩在他面前坐下,双手微合,低头敛眉,一副虔诚的样子。

  “敬爱的神父,请倾听我的告解。”

  男孩的声音变得空灵,静静的在教堂四壁回荡。

  “我有罪,我爱上了神父。”

  他睁开双眼,猩红笼罩了西蒙。

  “神父,你的罪是什么?”

  他是那个恶魔。



  Death(死亡)

  塔巴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梦里就只有死亡。

  母亲因身患恶疾而死时苍白的面颊,父亲和兄长因自己无法逆转的命运而倒在血泊中无法闭合的双眼……

  一切的一切,即使在梦中都是那么的真实,令塔巴斯恐惧。

  他每次也都会满脸泪痕的惊醒,不停的在心里提醒自己,他的哥哥还活着,他还有一半的寿命去改变这个命运,这个诅咒还没有完全实现。

  他还有时间……

  去拯救这一切。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一切都结束了,战争,背叛,抢夺,黑暗,绝望。

  一切令人不堪的东西都结束了。

  当西蒙真正赢得胜利的时候,当他看到雅加败落的惨状时,他甚至有些恍惚,因为他知道。

  唯独重要的,就是知晓了塔巴斯所做的所有都是为了他,而塔巴斯也终于回到了自己身边。

  他愿意重新开始,真正的守护塔巴斯,直到世界的尽头。



Fantasy(幻想)

  塔巴斯有时会经常幻想,如果他们兄弟俩没有受到诅咒,父亲和母亲都还活着。

  西蒙继承了王位,而他也成了辅佐他左右的大将军。

  会是怎样的美好?



Fetish(恋物癖)

  西蒙为了做弟弟喜欢吃的沙漠之泉会种好多的仙人掌。

  还有他并不喜欢塔巴斯戴眼罩,因为他不相信什么魔咒。

  他只是觉得弟弟的眼睛很好看,不应该被遮住。



First Time(第一次)(NC-17)

http://ww2.sinaimg.cn/mw690/dce791b8jw1fc2npqrtuoj20c809u0tl.jpg

走图



Fluff(轻松)

  清凉的花蜜酒划过喉咙,覆灭了西蒙内心的一丝躁动。

  他经不住侧目看向塔巴斯平静的面庞,淡雅的月光映射在他的身上是那样令人安心。

  他多久没和塔巴斯在这种场合如此轻松的谈心了?

  西蒙合眼笑了笑,他终于松懈的深呼吸了一下。

  多希望时间定格在此刻。



Future Fic(未来)

  西蒙继续做着勇气国的君王,不过塔巴斯没有当大将军。

  只是他再也不会离开西蒙了。



Horror(惊栗)

  令全国人民最害怕的状况出现了,国王和他的亲弟弟走在了一起,古利斯坦氏断子绝孙了。

  勇气国迟早要完!



Humor(幽默)

  “西蒙我有了你的孩子。”

  塔巴斯面无表情的在众多大臣官员和国王的会议上冲进了大厅,平静的对着一群人说道。

  然后他满意的看见全体目瞪口呆,以及西蒙脸上除了目瞪口呆还包含着一点愧疚。

  “噗,一群白痴。”

  塔巴斯在嘲笑了他认为的一群蠢货后,立刻选择了开溜。

  “塔巴斯这一点也不好笑!”

  西蒙追了几步,看着塔巴斯离去的背影,向他吼着。

  不过他只感觉自己的脸烫的可怕。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求求你了,西蒙,让我走,让我就这么死吧……”

  “没事了,塔巴斯,没事了,你回来了,我会永远在你身边,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他们紧拥着对方,在塔巴斯复活的冰雪前,彼此伤害,彼此慰藉。



Kinky(变态/怪癖)

  塔巴斯喜欢西蒙在和他做爱的时候尽可能的粗暴,

  这点让西蒙摸不着头脑。



Parody(仿效)(异库出没请注意!)

  “库库鲁,你平时和异国皇子……是怎么相处的?”

  “哎?这你就问对人了,小爷我身为哥哥当然……唔?”

  下一秒库库鲁就被突然到来的异国皇子捂住了嘴巴,而皇子用一种大概是看变态的眼神注视来询问的西蒙。

  “皇子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西蒙很慌张。

  “????”

  坐在弟弟腿上的库库鲁很懵逼。



Poetry(诗歌/韵文)(以下花冠歌词)

始终对自己的正义坚信不疑

直至失去那紧紧相牵的手

若这脱轨的脚步无可原谅

  为何又打开门扉将我接纳



Romance(浪漫)

  他们会为拯救对方而付出自己的所有。



Sci-Fi(科幻)

  塔巴斯穿越过去只是为了救他的哥哥,这不是什么科幻,而是他用一半的生命换来的。



Smut(情/色)

  西蒙不会承认,他爱极了塔巴斯浴血的样子。

  尤其是当弟弟白皙的脸沾染上鲜明的污秽,充斥着危险的色情。

  每当看到这种场景,都会止不住令他喉头干渴,病态疯狂的兴奋。



Spiritual(心灵)

  他们爱彼此,胜于亲情,甚至胜于爱情。

  那是心灵深处,高于灵魂的羁绊。



Suspense(悬念)

  塔巴斯的目的,西蒙的决绝。

  归根到底都没有悬念,

  因为他们最终都是为了彼此。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第一世,他们虽是兄弟,却因为隔阂分离。

  第二世,他们互为君臣,却分道扬镳,相互厮杀。

  第三世,命运让他们成为恋人,却又被诅咒无情玩弄,致使结局被血染成鲜红。

  今世,他们再度成为血浓于水的亲人。

  他们相同,他们都为了彼此而死。

  他们不同,今世,让他们永远不再分离。



Tragedy(悲剧)

  兄必弑父,弟必弑兄。

  谁都没活下来。



Western(西部风格)(翻译腔注意)

  “嘿,是我先抢到的。”

  有着红色瞳孔的男人恶狠狠将本属于自己的佣金从另一个陌生男人手里抢过来,没好气的恐吓道。

  “抱歉,一瓶坦卡门,把这个任务让给我。”

  有着小麦肤色的男人笑了笑,随手招呼着吧台的服务生上酒,语气平静的好像不是在征求对方的同意一样。

  “不错的交易?可惜这瓶酒还不值这任务的一半。”

  白皮肤的男人不屑的哼了一声,侧身靠在吧台上,抬手的接过服务生手里的酒瓶仰头喝了一口,不为所动的说着。

  “不尝试着再付点其他的?或许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他轻轻斜着头,眯起了那双看似危险的双眼,若有所思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只要是姓古利斯坦·猛咖的男人,都是天生自带撩妹神器。

  不过是被动撩妹,大概像猫薄荷那样的存在?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西蒙小时候曾经强制让自己的弟弟穿女装,然后又强制把他带到街上逛了一圈。

  在街上塔巴斯成功吸引了来自各路不同年龄段男人的目光。

  黄昏的时候西蒙带着弟弟回来了,约翰国王觉得好玩,他打算问问自己的儿子们。

  “西蒙你带着妹妹出去了一天,觉得好玩不?”

  结果他的大儿子满脸黑线,小儿子哭的泪汪汪的。

  约翰国王看到此景,竟了然的点了点头。

  从此西蒙再也没提过塔巴斯穿女装这事儿。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SPN AU 注意!)

散弹枪里仅存的盐弹也都用光了,凄冷的夜风刮进屋子将门缝与窗缝的盐粒吹散殆尽。

  西蒙觉得自己走投无路。

  他眼看着那个面色狰狞的鬼魂向自己冲过来,周围的白炽灯和收音机在滋滋的悲鸣,IMF反应剧烈,那玩意愤怒的能在下一刻将西蒙撕成粉碎。

  门窗被这可怜的家伙封死,西蒙面临的是最后的穷途末路。

  完了。

  父亲亲手交代他的事业就要这么伴随着他的失误而结束了吗?

  耳边是鬼魂的尖叫,西蒙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却在下一秒被熟悉的枪响惊醒,鬼魂在他身边仅几寸的地方消散成灰,他下意识惊恐的扭头,映入眼眶的是漆黑中一抹猩红。

  “塔巴斯……?”

  西蒙甚至不敢确定是不是对方。

  “好久不见,亲爱的哥哥。”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一个假的西塔……注意……)

“塔巴斯,你知道错了吗,嗯?”

  “哥哥,呜……对不起,请不要惩罚我……”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其实是玩家,有猫饼)

  “我觉得你们兄弟俩不亲个嘴儿,都对不起我天天给你们这些屁事儿跑腿,对不起你们经历的这一切啊!!”

  拉贝尔大陆某知名热心肠花仙恨铁不成钢的吼道。

  “……小花仙,你说啥……?”

  著名NPC西蒙王子黑人问号,后方的士兵盖恩一脸杀气。

  “没啥,我很乐意帮你们,你们兄弟感情真好哈哈哈:D”

  盖恩好凶哭唧唧QAQ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其实西蒙和塔巴斯还有一个弟弟。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放上一个开了一大半的ABO坑片段)

塔巴斯在两年后的同一天迎来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分化。

      西蒙站在弟弟的寝宫外,鼻子里满是塔巴斯散发出来的浓郁又新纯的信息素的味道,像是植物花茎上的清露,淡雅却又充满了挑逗人的危险。

     西蒙知道他在两年前对那么期待的弟弟撒了慌,他没能料到。

     塔巴斯是一个omega。

     西蒙痛苦的皱着眉,他在门外焦急的徘徊。

     他清楚塔巴斯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完成了分化,但是怎么都没料到的是,分化完成的塔巴斯竟然就这么迎来了他第一次发情期。没有征兆,没有间隔,就这么瞬间如海潮般袭来,前所未有。

      他还记得那时弟弟的样子,浑身湿漉漉的趴在母后的怀里,白皙的身体被染上了潮红。他皱着眉头紧闭着双眼,毛毯下包裹的躯体在痛苦的颤抖着,豆大的泪珠顺着塔巴斯的睫毛滑下来……

     西蒙的心中突然升腾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让他为这种感觉产生了极度的罪恶。

     西蒙一拳砸在墙壁上,从手指传来的疼痛刺激着他的大脑,他需要冷静下来。

     他知道他不能,不能这么做,那是塔巴斯,他的亲弟弟。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凶巴巴的西蒙)

http://ww4.sinaimg.cn/mw690/dce791b8jw1fc2ntxy4m6j20c80cqmy8.jpg

走图

 

                                                                                                     FIN .


评论(2)

热度(60)

  1. 艾丽丝奶油果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伊莎贝尔
    果咸桑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