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果桑

杂食动物ヽ(゚∀゚)ノ
脑污人蠢

三次元很忙,无期限的持续拖更,取关随意。=w=

【熙华】【他是龙AU】Super Natural(一)

*《他是龙》AU

*题目是首歌,和文内容关系可以自行理解(躺

*年龄限定,古代西方背景,航海少年端木熙 X 幼龙杨敬华,轻微宁月

*私设一堆

*OOC,BUG,戳雷点都是我的锅

↓OK?

(一)

       每年春初,这个坐落在地球西南部的古老帝国总会扬起她那富有标志性的船帆,象征着全国绚烂巡海季的到来。

       春天的海面总是平静的,乳白的浪花交织着碧蓝的海水拍打在凹凸不平的礁石上。海域的上空漂浮着许久不散的淡淡腥味,几只觅食的海鸟扑着翅膀降落在船头。远处是几艘木船碰撞发出的吱呀声和纤夫们雄浑的口号。

       这便是这片国度人民日常所期待的闲适。

       几个身强体健的年轻小伙们有说有笑的往船上搬运着必需品,各自谈论着村里哪家的姑娘漂亮,城里哪家的小姐美丽,然后瞎扯一些类似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男子主义。

   老船长在甲板头不太在乎的瞟了一眼那些小伙们,顺了顺自己毛糙的花白胡子,对着旁边一个喝水的少年招呼了一嗓子。

   “端木小子,来,过来。”

      名为端木的少年在听到老船长饱经沧桑的声音后了然的朝那个方向看了看,支着身旁的一个货箱站了起来,那木头箱子被挤压出刺耳的声响。

  “帮我看着前面的海况。”

     老船长和蔼的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头,随手递给他自己手中的望远镜,少年接过递来的望远镜,直视着老船长郑重的点头。

  “男孩,这是你成年前的第一次出海。”

  “也是你长大为人的最后一次。”

     少年皱着眉头默默的听着,霎时抽出腰间佩戴的匕首,流利的割破自己的食指。猩红的血珠从裂口中溢出,少年注视着指尖的血珠越涌越多。便踏着甲板走向船头,虔诚的用带血的手指轻抚着驾驶盘的中心。又在波涛轻荡的海水中坠下一滴血液,闭着双眼认真的低声喃语。

     鲜红的液体溅在湛蓝的水中,逐渐晕开,像是航海人的生命也被大海所包容,与这万物生息的海洋融为了一体。

     这正是这个国家对于海洋深深的眷恋与热爱,至高无上的憧憬之意。海洋便是这个国度人民骨里无法替代的灵魂。

    老船长欣慰的哈哈大笑,自信的伸出拳头锤了锤少年较为结实的臂膀。

 “好好干,勇士。”

    老船长顺手捞起手边的绳索扛在肩膀上,摇晃着矮胖健壮的身子下了船,瞪了一眼正唏嘘着不怀好意讨论的小伙们。小伙们看老船长下来了,也苦着脸立刻闭上了嘴巴,一个个烦闷的撇着嘴角。

    直到小伙们拉着脖子看老船长走远了,才又控制不住的小声嘀咕起来。

 “那个东方人算什么,不就是仗着家里有权有势。”

 “就是,看他那瘦皮囊……切。”

 “听说他们家历代会点掌控魂灵的巫术,所以国王才青睐端木家族。”

 “我看就是骗人的东西,要不然最近怎么不见他家那么风光。”

 “而且,我还听说,他的祖宗在摆弄那该死的巫术的时候,被龙抓去了。”

 “我看啊,龙就喜欢吃他们家这样的!”

    其中一个伙计逗了句玩笑话,一群人哄堂大笑起来。

 “端木熙!东方人!你怕不怕龙啊?”

    另一个笑的不开壶的人冲着甲板上收拾的少年嘲笑的大喊,声音故意拐了个弯,听起来作呕的阴阳怪气。

    端木熙漠不关心的看了他们一眼,拍了拍有些染灰的手,走到船舶的入口处,居高临下的望着那群不安好心的傻瓜们,冷冷的说。

  “上船。”

      其实端木熙完全可以只用一个眼神就让这些混蛋们闭嘴。

      船下的一群人被端木熙幽蓝似刀锋的眼神刺的一愣,这才骂骂咧咧的拽起各自的包裹往船上走。其中还有几个人不屑的凑到端木熙旁边挑衅,尽是些不堪入耳的脏话。

  “我说你这家伙,赶紧被恶龙叼走吧。”

      一个衣着豪贵的纨绔子弟扭曲着嘴脸摇摆的走到端木熙身侧怒吼,端木熙阖了阖眸子,拇指轻点着手中匕首的刀鞘。仅仅是一瞬,匕首就架在了那人脖子上,而且悄无声息的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你——!”

     对方瞪着眼睛,额头突出若隐若现的青筋,上扬起紧攥的拳头就要冲端木熙砸下去,附近的人见状,立刻上来劝阻。

  “行了,新来的,少说两句。”

  “打伤了他你可担待不起。”

     来劝的人安抚似的拍着闹事人的后背,朝着端木熙挑了挑眉。四下又开始嘻扰,扰乱中时不时混杂着几声嘲弄的冷哼。

     这个海滨渔城大都是住着些有钱的门户,又赶上成年礼出航,自然都是些不懂礼数又自大的少爷人家。再提最近端木家族也有丑闻流出,如今在这境内势力也远不如从前。这些膏粱子弟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挑衅鄙夷的好机会,想方设法对曾经踏人无数的竞争对手一个非常混蛋的打击。

     但是端木熙不会在意他们如何贬低自己和家族的名誉,那些都无关紧要。而是他们,却提起了龙。

     没错,龙。是这个世界中除了人类,第二种存在的生物。龙在人类眼中是邪恶的,贪婪的。它们需要每年逼迫人类奉献上鲜活美丽的少女来繁衍子嗣。并且龙速度极快,有绝对的力量,人类曾派遣出强大的勇士去讨伐它们,都只是有去无回。

     人们厌恶龙。

     但传说,在几百年前,或许是更远的那一天,龙按照规定如约而至前来猎取少女,结果却发疯似的让众多无辜的生命葬身火海。只因为国王听信刚刚迁移到这片国土上不久的东方端木家族的巫术,让他们的掌门阳冥司在祭典上唱了一首歌。

     那龙因此而发疯,怒吼。用它的烈火燃烧了一切,它张起怪戾的龙爪抓去了所有的少女,以及端木家的掌门,端木落月。

    浩劫过后,从此世上再没有龙的身影,再也无人看见过龙。如今人们只是把龙和这个故事当做传说。

    而人们因为这个传说故意对端木家族褒贬不一。有人夸赞他们是救世主,有人唾骂他们是骗子是扫把星。从来没人相信传说,却总爱拿传说评论,人类是可笑的生物,自己却永远都不会发觉。

    只是在这些无知粗俗的人中,唯有端木熙知道这个故事并非传说。他幼时无意间在自家藏书阁中查录的,那时的真相对于端木家族甚至对于世人,都是永恒的禁忌。

    端木熙在脑内无声的整理着思绪,船下吹奏起明朗的号子声,老船长在下面吆呼命令,一切井然有序。端木熙冲着他敛了敛眼皮,示意可以松开套绳准备发船了。老船长也对他比了个了解的手势,转过头向工人们吼了一嗓子。

 “伙计们!松绳!出航!”

    老船长这一吼立刻让气氛躁动起来,船上的小伙一个个热血沸腾,各自迫不及待的颤动着身子。碰拳,呐喊,无不显示出他们即将喷薄而出的满腔期待和热情。

 “祝你们好运——!”

    老船长使劲挥舞着胳膊,码头其他的人也微笑着目送船只渐渐远去。晨曦的波涛轻推航船,海面上一阵湿气笼罩,遮掩着木船时隐时现进而默默消失在海天相接的平行线上。海鸟开始嘶鸣,成群在天空中划出自由美妙的弧线。

    他们的航行就此开始了。

      端木熙坐在船头的木箱上,指挥着水手驾驶的方向。他皱着眉头望着手中的地图,若有所思的在地图上的某一个地方轻轻摩挲着。

      他们这次的目标是一个小岛,岛屿上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向来被本国人民列为合适去探索开拓的对象。这次的目标其实是比较简单的C级出航任务,总是作为成年礼航行的标准范畴。

      船上的每一个人都蠢蠢欲动,认为今年自己这波将会是大丰收。各个都拿出自备的酒肉,围坐在一起畅饮大吃起来,为接下来到达目的地的采集工作做好十足的准备。

      端木熙瞟了一眼甲板上酒池肉林的庆祝场面,不太在乎。继续拿着望远镜勘测着前方的海况,不过说来也奇怪,明明从出航到现在仅仅是一中午的时间,而天空看起来却算不上晴朗。端木熙不安的摸了摸下巴,心头莫名一紧。脑里思量着,自己在出航前一天还专门拜托太奶奶算出今天的天气状况,应该不会有大问题。而现在,天空黯淡下来,和之前的预算完全相反。上帝像是时刻都要向人们宣告,一场狂风暴雨将在不久后袭来。

      端木熙苦恼的揉着眉头,心里暗叫不好,这是他不曾料到的突发情况。

      甲板上的人依旧无知的大吃大喝,但还是有些人注意到天气的变化,不时的抬起头张望,嘴里嘟囔着对坏天气的抱怨。脸上还是坦然自若,丝毫没有对暴雨到来的恐惧。这些愚蠢的少爷人家是不会明白,暴风雨对于海上航行的船只无疑是一种灾难。运气好的,逃过一劫,最多财务方面造成一定损失。而运气坏的,就连狂风暴雨还未结束,就船沉人灭,人财两空。

     端木熙缓缓的从木箱上站起来,担忧的望着逐渐下沉的天,大片饱满的云朵混杂在灰黑色的天帐中,明黄的闪电忽明忽灭,随时都会倾下大粒的雨珠,给船舶来个措手不及。      

    端木熙绷着脸,拍了拍身侧的年轻水手,低沉着嗓子命令道,

 “准备扬帆,减速。”

 “那个,端木,你来看看……”

    水手声音略有颤抖的说着,头向前面偏了偏,示意端木熙看向前方,满脸不知所措。 

  “前面,那是……雾。”

     端木熙心里一沉。

    他们进入雾区了,这不是好消息。此时的空气已经开始呈现暴雨前的闷热,天空轰隆作响,却迟迟不见雨粒滴下。甲板上的人们也开始慌张的走动起来,繁密的脚步挤压着木头吱吱作响。那些人在船的四周转着,眼看着船只渐渐被迷雾包围,其中几个人冲着端木熙急躁不安的喊叫。

  "端木熙!这是什么情况?"

   船上的人群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况骚乱起来,端木熙皱着眉头,这种状况是这十几年来前所未有的,处理指挥起来非常棘手。他深吸了一口气,必须先让自己冷静下来。

“一部分人去船舱,留下一些身体强壮的用桨控制船体移动。”

   端木熙命令道,用手将人群划分为两拨。他心里打算着,这场灾难不可避免,自己要竭尽所能将损失降低到最小。人群在这种状况下也只得听从端木熙的指挥,陆续到达端木熙所安排的位置上听候遣令。

   此时天空的云彩好像再也经受不住厚坠的雨滴,一片片破开了自己的身子,任由浑圆的雨珠打击到海面,雨势来的突然也来得汹涌。原本轻柔的波涛仅是一瞬就变得澎湃,海浪在雨水的冲击下更加猛烈,毫不留情的拍击着船只,船体终于经受不住剧烈摇晃起来。

   灰白的雾气被大雨冲刷的稀薄,勉强能看清前面的路。端木熙眯着眼睛,雨水顺着睫毛流淌进眼窝里。四周的海浪像一张血口狂咬而来,偌大的船只摇摇欲坠。水手扯着嗓子吆喝人们控制好船的倾斜程度,千万不可有任何闪失。端木熙神色紧张,握着驾驶盘的手泛着惨白。

   几度奋力调整后,船只终于不似先前那般摇晃,勉强能在大浪中随波平稳,这让人们都不由自主的呼了口气。

  “大家不要松懈,咬紧牙顶过这次暴风雨。”  

    端木熙怔了怔神,冷静的提醒着一时雀跃的伙计们。

 “喂,你这胖子,干什么?”

    放松只是一时的,人群的激动瞬间就被一个不愉快的声音打破了。端木熙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扭头向吵嚷杂乱的地方看去。

  “求求你们,掉头回去吧,我们都会死的!”

  “我们死定了!回去吧!求你们了!”

      那个胖子五官扭曲,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的液体混满了他的脸,正没有廉耻的大声哭喊。端木熙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之前找他事的那个纨绔子弟。

“混账你,说什么!滚回船舱里去。”

   甲板上的伙计推搡着这个人,每个人脸色都极其阴沉,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也存在着不能忽视的恐惧。那人挣扎着,顺着雨水跌跌撞撞的走到端木熙所在的船头,嘶吼着声音请求他。

 “之前是我不对,端木。但是看在老天的份儿上,我们回去吧!”

 “既然踏上这条路,你就应该有所觉悟,自己有永远都回不去的那一天。”

“而不是选择临阵脱逃,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是回不去的,我劝你还是回到船舱里安静等候。”

“你不用如此恐惧,雨势在减小,大家都会没事的。”

   端木熙冷静的控制自己用平和的语调一字一句的劝导他。说实话,端木熙已经突破了自己的极限,他从来都没有遇见过如此难缠的人。但是为了全船人的安危和身为船长的职责,他必须选择在这种极其危机的情况下安抚每一个人。

“你在撒谎!你在报复我!你个混蛋——!”

   那人崩溃的大喊,朝着端木熙就扑了过去。端木熙见多了这样暴力的举动,平时只要轻轻侧过身子便可躲过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攻击,只是,这人的目标并非端木熙,而是他在驾驶盘上的手。那人的手上藏有刀片。

   端木熙感觉手背一阵剧痛,鲜血穿过五指哗哗的流着,紧握驾驶盘的手松动了一下。那人趁机抢过驾驶盘,往左狠狠一转。

  船尾发出厚重的撞击声。

“礁石,是礁石!那混蛋让我们撞上了礁石!”

“救命,救命,救命……!”

   四周是凄惨的求救,喊叫,呻吟。

“你就跟着我一起陪葬吧……”

   那人诡异的笑着,身体痛苦的抖动,紧捏刀片的手毫不犹豫的向端木熙刺去。锋利的尖端划破了端木熙的衣服,镶进了他的皮肤里。那人依旧翘着他那丑陋的嘴角,用他那邪恶的手掌将端木熙推近了黑夜大海的万丈深渊。

   端木熙在坠入海的一瞬间,好像看见一只漆黑的利爪紧紧的勒住了自己的脖子,一股窒息的痛苦传遍了全身。端木熙只觉得眼皮酸痛,大脑昏沉,他艰难的眨了眨眸子,终于没有力气反抗,就这样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当端木熙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湛蓝的广阔天空,充满暖意的阳光倾撒在他的睫毛上,刺激着他微眯起眼。端木熙现在脑子里一片焦糊,记忆的断片像是生锈的机械在身体里冒出铁锈味儿的烟。他尽力用胳膊肘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手摸着胸口的伤,幸亏那人刺的不算太深,伤口的血已经结痂了。他又前后看了看自己的手,也没有什么大碍,并未发炎。端木熙叹了口气,他需要弄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

  “你醒啦。”

     一个稚嫩的童音从端木熙右边响起,尾音轻轻一翘,充满了惊喜的欢愉。接着一个孩子的脸就迫不及待的出现在端木熙的面前,端木熙被眼前突然放大的面孔吓了一跳。

   “那既然醒了我就可以放心把你吃掉,我可不喜欢吃尸体。”

    端木熙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那孩子喜悦的声音打断了。可是这莫名其妙的发言又让端木熙不得不对现在的情况提防起来,他谨慎的转身,手习惯性的放在自己曾经挂着匕首的腰侧,尽管知道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你是谁?”

     端木熙上下审视着眼前这个孩子,他看起来只有十余岁。深蓝色的瀑发搭在肩头,正眨着草色的眼睛期待的望着端木熙。

   “我?我是龙。”

    眼前的孩子咧嘴笑着,人畜无害的样子却蹦出了一个惊天的玩笑。他看着端木熙瞪大的眼睛,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

   “哎?你不信吗?”

    他嘟着嘴,站起身子,拍了拍腿上的沙子。端木熙才发现这孩子身上一丝不挂,不禁本能的把头往别处偏了偏,喉咙里透出几声尴尬的轻咳。

 “你看好了,自大的人类。”

   小龙骄傲的眯着好看的眸子,端木熙眼看着他瘦弱的肩臂上长出嫩粉色的小翅膀,又在霎时成长为漆黑色的骨翼。巨大的翅膀在生长成型后带起一阵风,拍在端木熙的脸上。黑翼与他的主人有着十分不符合的庞大形态,好像轻轻一合,就能把这个正趾高气昂的小龙包住一样。

   “看到了吧,其实我还可以变的更厉害,只不过我现在饿了……”

   龙抖了抖翅膀,好像故意瞪大了眼睛,恐吓端木熙望着自己不同于人类的龙瞳。

    端木熙当然没被吓到,他只是一直在思考,对于古书上记载的龙的各种凶神恶煞的姿态提出怀疑。他倒是觉的自己平生第一次遇到的龙,有点像家养的猫咪一样可爱。


  “这是什么啊?”

      龙坐在崖石边上,来回把玩着这个人类刚刚扔给自己的一个米褐色的面块状物,用牙齿小心翼翼的咬了咬。有点甜,龙惊讶又满意的舔了舔嘴角。

 “这是饼干。”

    端木熙耐心的解释道,手下依旧不停的翻找着被海浪冲到岸边的杂物,希望能从中找出帮助自己逃离的工具。

   说来也是奇怪,刚才虽然是被龙威胁着,那条龙还扬言要把自己吃掉。可是自己抱着侥幸心理,尝试扔给这只小龙自己剩余的一些肉干,结果那小龙抱着肉干就吃了起来,还乖乖在端木熙的提醒下收起了自己的翅膀。并且以肉干作为交换条件,小龙在端木熙的威逼利诱下,把当天沉船的具体情况断断续续的道了出来。

   还真的很像一只宠物。

   端木熙想着,摸摸了自己空空的食物袋子。

   刚才也被这只龙抢走了最后一块饼干。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你算是救了我一命。”

   端木熙还是头不抬的收拾着收集来的杂物,开口问着趴在石头上餍足的舔着自己爪子的小龙。

 “我可不想的,我只是单纯想把你抓来吃掉。”

   小龙懒悠悠的回答,在石头上翻了个身。

  “可是你们船上都是些膘肥体壮的猪头,我精挑细选了半天,还是看你最合适了。”

   他笑嘻嘻的说着,一知半解的看着端木熙收拾东西,然后用自己的指甲在石头上画画。

  “果然那奇怪的雾就是你搞的鬼。”

   端木熙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态瞟了一眼正趴在石头上的龙,他曾在古书上读过,一般有龙在上空盘旋的时候,四周就会毫无征兆的散发出莫名其妙的大雾。

   那大雾,必定是这只龙为了不被猎物发现而做出的杰作,但是因为下了暴雨,雾轻易就会被冲散,只是先前在船上闹事那家伙,恰好把船撞到了礁石上,反而正合了这条龙的心意。

   端木熙在内心细细的整理着思绪,归根结底下来,这一连状况的发生,这条龙都脱不了干系。

   可是端木熙现在身上没有任何武器,而且对方又是条龙,他必须为了自己的安全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就算是现在他看这条龙虽然也构不成一定的危险,只要是他有足够的食物来喂养他。

   “把这个穿上。”

    端木熙朝着岩石上的龙扔过去一件有点大的长袖衫,示意龙套上。龙当然不会随便听人类的话,他们总以为自己的种族比人类强大的多。

 “不穿我以后就不会给你人类的食物。”

   端木熙义正言辞的反过来恐吓龙,而这只没骨气的小龙竟然为了人类的食物低头了。

  不情愿的套上了衣服的他还是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看着端木熙收拾这些破铜烂铁,无聊的张了张嘴。

   “你在干什么?”

    “你是我的猎物,你不能乱跑,无论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抓回来的。”

  小龙支撑起自己的半个身子,严肃的对端木熙下达所谓自己的'所有权',并且还有想要露出翅膀威胁的冲动。

  端木熙当然不会选择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他这么做就是为了离开这个地方,可是他不会傻到将自己的计划泄露给这个一直想吃掉自己的危险生物。他选择巧妙的撬开话题,比如问一个龙绝对不会知道的问题。

 “我叫端木熙。”

而且这个问题在端木熙心中也有了答案。

  “你叫什么名字?”

他抬起头,微笑着看着突然愣住的小龙。小龙也看着他被夕阳染了一半的脸,疑惑的斜了斜脑袋。

 “嗯?名字是什么?”

小龙沉默了一会,嗫嚅的把这个问题以一种其他的方式回问给了端木熙,端木熙了然的笑了笑。

“看来,你没有名字。”

 “以后估计要相处一段时间了。”

“一直叫龙也不会方便。”

“从此以后你就叫敬华吧。”

  “啊……?”

   “敬华……?”

   龙小声的嘟囔着这个珍贵的单词,虽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又有什么含义,但他感觉,这是和这个名为端木熙的少年的一生所连接起来的最为重要的纽带。

  他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看着夕阳下为他取名的少年也露出了和他见面的第一次真心的微笑。

                                                                                                                                                                                                                                   tbc.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