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果桑

杂食动物ヽ(゚∀゚)ノ
脑污人蠢

三次元很忙,无期限的持续拖更,取关随意。=w=

【黑虹】We Don't Talk Anymore

*题目是首歌,和文内容关系可以自行理解(躺

*拟人,现代paro。

*微虹蓝注意,乱七八糟的意识流注意。

*OOC,BUG,踩雷点都是我的锅。

↓ OK?

           那本该是个众人向往的场景。

           英气的男孩和美丽的女孩,在夏日荫密繁茂的树下,彼此脸红着怯怯交谈。好似一个著名画家期望而费尽心思所描摹出的清丽世界,满是淡纯和香甜。

          四周是植物的轻颤和昆虫鸣啼奏成恋念的旋律。

          但正是这个下午,

          无疑的美妙场景对他来说变成了黑暗。

          他所喜爱的女孩和他的朋友表白了。

         那天晚上,黑小虎喝的烂醉。

         酒吧的灯红酒绿糜烂了他的视线。

         他觉得自己开始在那次打击下变得奇怪,他总是试图想让酒精麻痹自己的记忆,阻止他回忆起蓝兔的一切。

          可是,他满脑子想的却是那个他。

          他恨的是他,

          讨厌的是他,

          明明比自己弱小,但是周围的暖辉总是吸引了好多人。

          蓝兔也是,

          ……

         连他自己也是。

       满脑子是他的脸庞,

       他脸红的窘迫,

       他生气的手足无措。

       他小憩的睡颜,睫毛闪着阳光,好像一睁开眼睛就会泄下清泉。

       他认真的样子。

       他从小到大对自己信任的微笑。

        ……

       酒精给大脑带来真实的抽动,

       告诉黑小虎,

       他有多爱他。

       黑小虎给自己灌了口烈酒,腥辣的液体烫灼着他的喉咙,他的眼眶开始发酸,莫名的液体开始顺着脸颊滴落。

        是眼泪。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哭,

       他和他爸决裂的时候都没有如此伤心。

       唯独是他发现,

       他失去了他,

       而不是她。

      黑小虎无力的把头垂在吧台上,

      手机在响个不停,

     上面都是未接来电,一共59条,全部来自同一个人。

      虹猫。

      黑小虎默念着这个名字,闭上了双眼,将手机往酒吧冰凉的地板上绝望的摔去。

      他心里是罪恶,他觉得被虹猫发现自己的感情后会被他厌恶,他会毫无保留的恶心自己。

     他不需要被找到。

     他宁愿一厢情愿。

     默默在背后帮助他,祝福他。

     这样就好。

     黑小虎被门口一阵骚乱勾回了神智,却突然被人捞起了领子。

      “你……这家伙!”

      “为什么不接电话?!”

      “还他妈来酒吧喝酒?!”

      黑小虎在一瞬间愣了,对方咬牙切齿的脸近在咫尺。周围的嘈杂议论哄哄隆隆的灌了满耳。

     “你不知道我和蓝兔都很担心吗?!”

      呵,蓝兔……和你?

      为什么就不能仅仅是你?

      黑小虎低着头,翘翘了嘴角,喉咙里是爆发愤怒的咕噜声。

     “你到底喝了多少?”

      虹猫松开了紧揪着黑小虎领子的手,晃了晃吧台上黑小虎喝剩下的半瓶酒。

       他的五官开始充斥了担忧。

      “……你说话啊,黑小虎?”

       不要用这种表情,拜托。

       “我她妈用得着你关心?!”

        你总是这样,拿了别人的一切却总是一副包容他人的样子。

        黑小虎痛苦的吼着,看着那人的脸上慢慢爬满了惊慌。

        黑小虎夺过虹猫手里的半瓶酒冲着椅子砸去。

       玻璃在那一瞬四下开裂,晶莹的液体迸溅出来,玻璃毫不留情的冲黑小虎的脸上刺过去,划过一个大大的伤口,像他的心,不停的流血。

      周围的人开始尖叫,谩骂,躲避。

      “喂……”

      虹猫愣愣的看着这一切。

      我疯了,我已经病了,你为什么不躲,你应该像别人一样躲起来!

      “滚!”

       黑小虎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此刻是多么沙哑不堪,他现在很累,可他又想发疯的抱住眼前这个惊慌失措的人,他想安慰他,给他道歉,想一遍遍告诉他,他爱他他喜欢他。苛求他能不能抛弃蓝兔。

        跟他……在一起?

        不,他不能这样。

        太自私了。

        黑小虎抓着头发蹲下,把脸深深的埋进腿窝,像个害怕受到伤害的人。

        他一生到现在为止,称王称霸,帮过多少人又害过多少人,他跟他父亲闹翻,自己立下一片天地,他闯南闯北,是人都畏他三分。

        可他此刻,却似个刚出生的婴孩,无助的抽噎。

         无论何人,都逃不过一个“情”字。

         ……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虹猫拽着冲出酒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阴差阳错跟着虹猫回到家。

        他只明白一切都太过荒唐。

         “你就是个混蛋……”

           虹猫嘟囔着,好看的眉头紧皱成一团,他用一只手狠狠压着想要起身的黑小虎,另一只手拿着酒精棉球。

          黑小虎看见他的手在抖。

          “给我躺着……”

          酒精刺激着伤口,痛的黑小虎眯起了眼睛,他看着虹猫敛下的眼皮,睫毛还是像把扇子一样轻颤。

         他还是那么好看。

         “虹猫。”

          黑小虎鼓起勇气叫了对方的名字,但声音还是懦弱的沙哑。

         他伸手抚上虹猫的脸颊,感到对方明显的轻颤,看到对方不解的瞪大双眼。

         他满眼都是另他动情的月光。

         纵使酒精操纵着黑小虎的大脑,让他魂飞魄散的支起半个身子。

         用冰冷的嘴唇在他滚烫的唇瓣上留下蜻蜓点水的印记。

         然后踉跄狼狈的离开。

         房屋里的白炽灯忽明忽灭,发出次次的呜咽。

         照下冷白的灯光,一白一暗。

         他还是爱他,深入肺腑。

 

                                                                                                                              end.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