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果桑

杂食动物ヽ(゚∀゚)ノ
脑污人蠢

三次元很忙,无期限的持续拖更,取关随意。=w=

【熙华】影灵相处三十题(二)

*其实是同居三十题。
*OOC,BUG都是我的锅。
*甜向!

↓OK?


2.一同外出购物

      “哈?一个堂堂端木家少掌门,连商场也没去过?”   
      “真的假的啊!太low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不行,这梗我能笑一年!”

        端木熙面无表情的看着杨敬华乐的在地上打滚,其实内心烦躁的恨不得一脚踹在这人身上让他闭嘴。
        每天,每次,杨敬华总会想方设法用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来让自己难堪。
        端木熙有时候都会怀疑他不但相貌变小了,连心志都小孩子气起来。

      “杨敬华,别笑了!”
      “我不管,我就笑,我今天非得吃上奶糖!”
      “去让厨房给你做点,比那种添加剂好。”
      “那不一样的好吧!”
         
        杨敬华吼出了这么一句,看样子真的是急坏了,正气的满屋子跺脚,连他忿忿的磨牙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真不知道你今天为什么这么任性。”
        端木熙斜看了一眼满地乱窜恨不得把房子拆了的杨敬华,头疼的叹气。
        他什么时候能真正省心一点。

      “你到底放不放我出去?”
        杨敬华看端木熙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反应,也就自讨没趣的撇了撇嘴,干脆盘腿坐在端木熙面前,郑重的问他。
        对面的端木熙眼睛不离的注视着家族文件,敛了敛眼皮。
      “不放。”
        十分冷静的声线,透露出绝对的拒绝,不可置否。
        杨敬华愣了愣。

      “好你个端木熙——!”
      “你今天真是气死我了!”
        杨敬华立刻吼起来,嘟着嘴开始转移到床上打滚。
      “随你怎么说。”
        端木熙任由杨敬华在他的四周胡闹,丝毫不受其打扰,安静的坐在原来的位置审查文件。
        杨敬华看对面的人始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倒竟变本加厉的闹腾起来,左翻翻右碰碰,稀里哗啦搞的不得安宁,但还时不时看几眼端木熙对自己这番举动有什么反应。
        结果却是令人失落的。
          
        某个影灵便不乱了,知道自己这样也没什么意思。就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成一个大字型,颇像一只被主人冷落的仓鼠。
        
      “嗯……我倒是有一个提议。”
        杨敬华把脸蒙在枕头里,闷闷的说。随后像是想到什么突然猛的立起,飞速爬到端木熙所坐的位置,在他的后方迫不及待的左右晃动。
     
      “不如端木熙你和我一起去吧!”
      “虽然很不情愿。”
      “但是这样一来既可以满足我的要求,还可以让你见见世面。”
      “哼哼,小爷我真是机智。”
        杨敬华双臂环胸,下巴微扬,看起来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他不停的戳着依旧一动不动的某祭司大人的肩头,满心欢喜的喂喂着。

      “……不去。”
        端木熙听了杨敬华的提议,竟沉默了一会,但还是用他那一贯不容拒绝的声线打击了杨敬华刚刚燃起的热情。
      “我讨厌人多的地方。”

      “卧槽。”
        杨敬华像是早知道他会拒绝,倒也没有显得太过惊讶,只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失落的低声骂了句脏话。

      “爱去不去,我自己想办法出去。”
        杨敬华从床上腾身下去,拍了拍衣服后摆,毫不在意跨步走向门关,朝着身后还是不看他一眼的端木熙吐了吐舌头。

      “杨敬华,站住。”
      “?”
       杨敬华身子滞了一下,往后疑惑的转头,还没来得及反应,衬衫的领子就被人不留情的往上拽,
       自己整个人登时就腾空了,杨敬华的脸唰的一下布满惊恐的黑线。
  
     “端木熙!你……你想干啥!放我下来!”
       杨敬华慌张的晃着四肢,双腿不安生的四周蹬动。
       虽然身为一个幽灵,但是腾空的真实感总是另人愉快不起来,况且还是被人像拎猫崽一样拽着就大步往外走,杨敬华被端木熙这一反常人的举动吓的大气不敢出。
      
     “有话好说,刚才的事我也有不对。”
     “唉唉,你要去哪?你不会真要把我扔了吧?”
       杨敬华抓着端木熙拎着自己领子的手,嗷嗷乱叫,生怕下一刻这位阴晴不定的少掌门就把自己扔进树林子里喂妖了。
     
     “……”
       端木熙对杨敬华的反抗视而不见,反而抓的更紧了。
     “你快勒死我了!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我也有脚!”
     “闭嘴。”
       

     “端木熙——!”
       远处传来杨敬华撕心裂肺的叫嚷,并且曲曲盘旋,前来收拾屋子的两个仆人尴尬的面面相觑。

     “咦,少主这是要把杨少爷往哪带啊?”
     “嘿嘿,我看是去约会了吧。”
     “你可别乱说。”
       其中一个仆人笑嘻嘻的开玩笑,被另一个严厉的制止了,但两个人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只得沉默片刻,又无趣的耸了耸肩。

      端木熙一刻没停的抓着杨敬华的领子,直直的往庄园的出口走,而且面如死灰。
     四下来伺候端木熙的奴仆们一个个被这场景吓的目瞪口呆,挤成一窝蜂来来回回的转悠,都是被主子震惊的无头苍蝇,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杨敬华也被吓的半惨,心想完了这疯子肯定要把我扔了,我这辈子算是真玩儿完了。
      真是想哭也哭不出来,生无可恋啊……
      杨敬华无力的翻着白眼。

      端木熙低着头环顾四周,沉沉的叹了口气,觉得很是好笑。随后又抬起头冲着大管家收了收下巴,晃了晃手里的某影灵。
      低声命令道,
       “管家,备车。”
      大管家不知所云的点了点头。

      “进去。”
       杨敬华几乎是被端木熙塞进车里的,一进车他便闹腾起来,看着端木熙坐在驾驶座上规规矩矩的扣好安全带,赶紧连声问到。
     “端木熙你不会真生气了吧?”
     “喂喂,我说你真要把我扔了,干脆就扔旁边的树林子里,不劳烦您专门开车扔我了,费油钱!”
     “我好歹也能试着投奔那个万妖之王什么的,要是真把我搁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了,我肯定第一时间魂飞魄散。”
     杨敬华抱怨的吐了一大堆废话,还拿手在端木熙的眼前晃悠,一副失落不舍的样子。
     “你个大木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杨敬华,你话能不能少点?”
      端木熙被杨敬华气的咬牙切齿,整句话都透着十足的不耐烦。
    
      “你不是想去商场?”
       “我带你去。”
      “然后乖乖把你的嘴闭上。”
       端木熙一字一句的说着,眼睛注视着前方的柏油路。
       旁边的杨敬华瞪着眼睛,微微张着嘴想说些什么,可是胸腔和咽喉被一种奇怪的东西堵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最后他只得唔嗯的应付,半天憋出一句柔糯的谢谢。

      
       闹市区一片秋季下午特有的繁华,熙熙攘攘的人群混杂在阳光倾洒的六菱框下,空气里散发着下午茶甜蜜的焦糖味,让人感觉像是在牛奶棉花糖里行走,轻飘飘的,很是自在。
     端木熙听从杨敬华的指挥将车停在了一个不算太大的商场前面。
      一辆豪车就这么停在道路的正中央,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视。

     “端木熙你这是占道停车啊。”
      杨敬华透过玻璃看着外面各色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戳戳了旁边的某木头。
     “喂喂,遵守交通规则啊。”
     “你自己下去买,三分钟回来。”
     说着差点就要把一沓人民币甩杨敬华脸上了,幸好杨敬华立刻制止了他这种不要脸的炫富行为。
     “端木熙你讲点道理好不好,还真以为自己是霸道总裁了。”
     “你别忘了,我什么东西也碰不到。”
      杨敬华凑出满脸无奈的笑脸,冲着端木熙晃着双手,又突然想起什么严肃的伸长了脖子,搞的端木熙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不许亲我!”
      “……”

      杨敬华在摆着各色玲琅满目的商品柜之间穿梭,瞬间就回到了自己还身为人时候,那个无法忘怀的快乐时光。
      爸爸,妈妈……
     他眯着眼睛,川流不息的人群在瞳孔中模糊一团,好像他这人生,也似一团迷雾般的过去了。
      什么都不剩下。

      “杨敬华,发什么呆,去买你想要的东西。”
       端木熙好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点醒了莫名怅惘回顾往生的杨敬华。
      杨敬华听到这声音先是一愣,轻微点了点头。
       “嗯,嗯。”
      不过自从遇见了端木熙,杨敬华感觉自己的人生重新开始了。
      他在这人世间,还有可以值得留恋的事物,
      和唯一的,一个人。

      “呼——找到了,就是这个了。”
      “就剩最后一盒了,好险。 ”
       杨敬华嘴角扬起了一个满意的弧度,就像当初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赠予他一盒同样的奶糖时的甜蜜欢愉,母亲是他一生中重要的人,浓浓的奶香便是母亲独特的味道,在他的回忆里终究是无法挥去。
       杨敬华觉得自己回到了十几年前,母亲摸着他的脑袋与他分享这浓郁的糖果。
       而此时此刻,他也正与人生中另一位重要的人在这童年的商场里,望着那盒熟悉的奶糖。
       杨敬华继续笑着,稚嫩的像个孩子。

       “端木熙,谢谢你哦……”
        杨敬华故意小声的道谢,但还是被耳尖的端木总裁听到了。
        端木熙宠溺的翘了翘嘴角。

        “你还想要点其他的吗?”
        “不用了,你呢?你来这一趟不买点什么?”
        “不,时间不早,我们得回去了。”
        “……好。”
        杨敬华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跟着端木熙踏出商场的脚步,有些不舍的回头看了看。
        此时的市区已经接近黄昏,天空渐变成透明的橙红色。由于晚饭时间,街道上的人稀稀拉拉,人群的影子被拖的老长,好像在挽留这一天的消散。
       杨敬华再次眯着双眼,想把这熟悉的街景永远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温暖,美丽的。

       “端木熙,等一下。”
       杨敬华有些犹豫的叫住准备打开车门的端木熙,扯了扯自己的衣角。
      “我现在,想吃糖。”
       他缓慢着说着,估计是因为嘴唇的干燥,总是不自然的抿着嘴,一双碧玉的双眸直勾勾的望着对面的端木熙。
      “……”
      端木熙则是稍有诧异,最后只得重重叹了口气。
     “我没办法拿,嘿嘿。”
      杨敬华咧着嘴笑着,看着端木熙了然的点头,将朴素的奶盒盖子打开。
      拿出一颗糖,轻巧的撕掉包装,一切行云流水的像幅画。

    “你知道吗,今天是我妈生日。”
    “在我记忆里,妈妈就是这个味道。”
    “很甜,很幸福……”
    “虽然我很久……唔,”
     剩下的话被一颗奶糖堵了回去,杨敬华愣愣的眨巴了眨巴眼睛,就像是连同心窝都被人堵住了。
     瞬间一股逼人落泪的酸楚甜蜜刺激着他的泪腺,他不堪的抽了抽鼻子,差点就要落泪。
    他有些慌张的将头扭向一边,别扭的把糖塞进自己的嘴里,露出一个苦苦的微笑。
     “你不尝尝吗,很甜哦。”
     
      端木熙笑了,顺手拈了一颗糖也放进自己的嘴里,敛着幽蓝的双眼注视着杨敬华。
      “很甜。”
     
      “是吧,话说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很奇怪的。”
      杨敬华故意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回家的路上你想自己拿着糖吃吗,我可不想一边开车一边喂你。”
      “……啥?”
      杨敬华听着端木熙这话脑子一愣,心想不好,却还没来得及躲,就被那人青涩的揽住了腰,嘴唇被附上了一个淡淡的温度。
     混杂着奶糖的浓郁。
     包裹在杨敬华红透的脸上。

     余晖落下,结束了充实的一天。
   
   
                                           tbc.
     
                                                                                              
     

评论(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