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果桑

杂食动物ヽ(゚∀゚)ノ
脑污人蠢

三次元很忙,无期限的持续拖更,取关随意。=w=

【熙华】影灵相处三十题(一)

*其实是同居三十题。
*OOC,BUG都是我的锅。
*甜向!

↓OK?

1.相拥入眠

        成为阳冥司影灵的第二个月,
        杨敬华总算是习惯了这鸡飞狗跳的日子,他生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没有如今这般“飞鸿腾达”。
        但是不得不说,现在自己虽然是个鬼,也拥有了活着的时候怎么也无法想象奢望的生活。

        金钱,能力,房子车子……
        但——
        恐怕都不是算是自己的。

        仔细想想,他目前所处的身份,还是位于一个名为端木熙的大人物麾下,替他干活的悲催打工仔。
        无论如何!还是很不划算!

        “我一点都不高兴啊——!”
          头脑风暴完毕的杨敬华在得出这样一个令人不爽的结论后,还是按耐不住吼出了声。
        
        “大半夜的,吼什么。”
         一个湿漉漉的白色脑袋从床后方的紫檀屏风中露出来,
         端木熙皱着眉头看着背对自己的某影灵装疯卖傻的胡乱挥动手臂,不免头疼的捏捏了太阳穴。
         他从头到尾都无法理解杨敬华的任何举动,估计以后也是。

       
        “喂,端木熙,你好了没有,传个灵气还这么麻烦——”
        在听到身后传来端木熙不满的低声抱怨的时候,杨敬华还是乖乖的选择了闭嘴,可是没过多长时间却又按耐不住。
        破阳冥司,总喜欢来什么歪门邪道。
        不就是传个灵,结果端木熙又是沐浴,又必须在这黑灯瞎火的半夜把我叫出来,老子现在很困了好吗!老子要睡觉!
       杨敬华内心愤怒的大喊着,恨不得现在跳起来冲端木熙脸上来一拳。
       可是他肯定不敢,每次他总是在心里选择把端木熙大卸八块以解燃眉之气。

        杨敬华不甘的抽了抽鼻子,却猛然闻到一股异香,这股香直冲进大脑,像是突然缠绕住了中枢神经,使得杨敬华一个踉跄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这种味道好熟悉,是小时候家里的种风信子,还像是潮湿的草木味。
        感觉自己将要醉在这种气味里了。
        

      “你这屋里什么味儿啊……”
        杨敬华侃侃的用手遮住鼻子,希望能阻止这种奇怪的味道再次迷惑大脑。

       “把衣服脱掉。”
       “……啊?”
       端木熙冷冷的声线伴随着怪异的气味窜进杨敬华的脑袋里,不可理喻的命令像是一道魔咒在杨敬华耳廓不断回旋。
       杨敬华瞬间当机,半天才含含糊糊的回答了一个音节。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自己的手正停留在半开的衬衫扣子上。
       衬衫被解到恰到好处,露出其中漂亮的锁骨。
       杨敬华不免的颤抖了一下。
  
      “什么啊……这是……”
       
      “一种用来控制影灵的气体,当然,只对影灵有效。”
       端木熙不紧不慢的解释道,注视着保持解衣服姿势的杨敬华。停留了几秒,又缓缓踱到他面前,握住杨敬华有些汗湿的手,顺着他最初的动作把衣扣一个个解开。
       端木熙清晰的感觉对面的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哼,你还是不信任小爷我,你从来都不会信任我。”
       杨敬华从鼻子里冒出几声轻哼,干脆任由端木熙脱下自己的衣服。
       他现在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只得勉强将手放在身后支撑着身子。
       杨敬华不屑的将视线看向别处,嘴角落寞的上扬。
       两个月期间,经历了那么多,可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任何真相。
      
     “你会乖乖脱掉衣服吗?”
     “每次都像个笨蛋一样,喜欢逞强。”
     “我不信任你?”
     “你又何尝需要过我?”
       端木熙一字一句的说着,即使声音不大,但字字坚硬的语气表明了他在生气。
       他低着头,可杨敬华还是看见了端木熙紧皱的眉间,这人每天冷若冰霜,居然还会因为这种事生气。

      “你说谁笨蛋呢!”
        杨敬华从端木熙手掌中挣脱,侧到床的另一边,干脆背对着端木熙,双手环胸,嘟着嘴唔唔着。
        背后的端木熙叹了口气。

      “躺好,传灵要开始了。”
        结果杨敬华一动不动。
      “杨敬华?”
        他还是一动不动。

      “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
        背后是端木熙无奈的嗓音,充满了不成器的无可奈何。
       “老子永远!”
         杨敬华一听这语气立刻就急的转过脑袋,却被一张薄薄的毯子捂住,毯子后方属于端木熙的温度传递过来。
       “不会听你的话……”
         杨敬华不知所措的接完了要说的话,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融化成细不可闻的低吟。
       “你干什么……”
         双颊和耳朵开始发烫,杨敬华尴尬的推了推身后的端木熙,那人好像闭着眼睛,细长的睫毛似有似无的刮蹭着裸露的后颈。
         杨敬华缩了缩脖子。
       “别说话。”
       “你感觉到了吗?”
         端木熙似乎是故意把嘴唇凑到杨敬华的耳边,热乎乎的气浪喷洒在耳朵上。
         杨敬华感觉耳朵和脸更烫了。
           
       “感觉什么啊……”
       “你不要贴这么近,变态……”
       “不能换种方式吗?”
          杨敬华此刻脑袋里一片浆糊,咕咕噜噜说完一堆话,甚至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可他的身体却清晰感觉到端木熙的手臂穿过毯子环在自己腰间,微凉的指尖扣住了杨敬华无处安放的手。
          之后是一股暖流从后心流淌进来,像冬天大雪过后的太阳,也像初春寒冷的日光。
          杨敬华无法形容的美好,此刻正浸染了全身。
         
         “……”
         杨敬华一声不吭的摊在端木熙怀里,丝毫感觉不到身后的端木熙紧了紧环住他的手臂,又在他的颈窝像催眠一样吟咏。
       “睡吧。”

       “我会护你周全,再等我一年就好。”
       “我必会让你常留于世。”
        “陪在我身边。”

        杨敬华仔细听着,却又什么也听不到。
         沉重的眼皮重重的闭上。
 
        迎来一片漆黑。
      
                                             tbc.

                                                                                             

评论(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