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果桑

不作公卿 非无福命都缘懒
难成仙佛 为爱文章 又恋花

【卡雷】一天的时光

互相宠溺没跑了,情人节没赶上,大家除夕快乐!

惯例ooc




2018年2月14日,大年29兼西洋情人节,立春后的第十天。各大交友平台哭天喊地拒绝的一天,终归还得来临。

  北方虽说天气逐渐回暖,却也迎来了大风。萧瑟春风不柔和的掠过,所到之处一片灰霾,料想大街上成双成对的情侣应该络绎不绝吧,但是细数下来,无非是些中年妇女携儿携女在各大商铺争分夺秒,其次就是老太太老大爷在挑选年货,唯恐买的不够过不了冬。

  没有鞭炮的嘈鸣,道路旁张灯结彩,空气却泛着清冷。

  

  早上七点,卡米尔生物钟作祟,常年良好的习惯让他准时睁眼,手机在床头柜上响着微弱的微信提示音,他拿起来一看,发现朋友圈好不快活——有对象的充当狗粮生产大队,没对象的默默接受了一波一波狗粮的疯狂袭击,以及一堆乱七八糟的“99”“红包”满天飞,简直人间大型作妖现场,卡米尔没兴趣,甚至想举报,他面无表情的退出微信,手机静音,“咔嚓”锁屏——世界祥和。

  不知道是不是手机动静有点大,睡他旁边的雷狮轻微的动了动,被子里相互交缠的四条长腿摩擦了一下,貌似缠的更紧了。卡米尔动作一滞,缓缓将手机放回原位,一手撑着脑袋先食髓知味的看了他哥几分钟,生怕把人吵醒,这才小心翼翼的提了提对方的被子,掀开一边的被角下了床。

  

  这是他和雷狮交往之后迎来的第一个情人节,也是第一个春节。

  说起来他和雷狮为什么会有现在这层关系,卡米尔想起来那段往事,耳廓还是得红一阵。

  他们应该算的上表兄弟,还是那种亲戚之间关系错综复杂继而顺下来的这么个名分,属于有名无实,卡米尔也根本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表哥。

  他只知道自己学校上一届有个学长叫雷狮。

 

  而卡米尔本人应该算是那种安静到不问世事的乖孩子类型,平常一副淡淡然的表情,走哪都带着一股超然物外的圣人之感,聪慧到有些冰冷,但也不乏举止间的温和尔雅。

  但是还是不太好相处,女生背地里讨论他,都觉得估计没什么人能走进他心里了。

  

  有时候缘分还真是捉摸不定,它乐于藏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也喜欢时不时来一个物极必反。

  他第一次碰见雷狮的地点是学校图书馆,卡米尔闲暇时间就会去那里读书。少年很喜欢那里的环境,略有陈旧的纸张混合着阳光的味道就像抹茶粉,沾染在清纯的空气里,反而有种甜香的韵味。少年轻轻嗅着四周独特的气味用来安神,一手拉开图书室的把手,阳光从巨大落地窗的纱帘缝隙里透进了室内,晃了一下少年的眼。

  他看见一个人坐在他平时惯坐的位置上翻书,那人穿着高年级的校服,裤子却是不符合校规的紧身牛仔,午后的阳光好巧不巧的顺着那人标致的肩形,攀附至他的脸庞,促使对方好看的五官逆着光,就连神情中的那份阴沉和不耐烦都被弱化,就像拢了一层柔光滤镜,含情脉脉的把这么一个与周遭格格不入的帅哥包围在其中。

卡米尔怔了怔,不由自主的朝着对方靠了过去,眼睛下意识瞥了一眼对方正在阅读的书籍,然后不知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卡米尔淡漠的脸上奇迹般的攀上了点少年青柠似的惊奇。

他只不过没想到,这么一眼看过去好像混混头子的男生,手下翻着却是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邂逅”从古至今便在恋爱的史诗里站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任何一个感天动地的伟大恋情开始之余都会携带一个堪称典范的邂逅,例如佳茵和宗豫的一张电影票,潘汝良和沁西亚的一副侧脸的画像,懵懵懂懂间,惊鸿一瞥。

抛却他们悲剧式的结局,一切都是如年少般彼此分享的一块糖果,沁人心脾。

卡米尔当初是这么想的,他那时候还不知道雷狮的名字,只记得自己在图书馆遇到了这样好看的一个人,冷冰冰的心顷刻间碎了裂缝,外裹的那层冰化成水再被滚烫的温度蒸发成气,一个人终于走进了他的心里。

平平淡淡,又轰轰烈烈。

 

  今天早上说好大扫除的,雷狮昨天信誓旦旦的承诺自己一定帮忙,结果到头来雷大爷还是没能起得来,卡米尔也不舍得叫醒他,干脆自己捋起袖子,大刀阔斧的开干。

  为了避免打扰恋人的白日觉,尽职尽责的好弟弟兼好男友打算从厨房开始收拾,擦擦这擦擦那,顺带做了个早餐,兜兜转转过去约莫半个小时,卡米尔摸了一把头上的汗,一转头看表,发现雷狮在门框边站着,双臂环胸,一侧靠着门槛,一脸不言而喻的黯淡。

  雷狮看了一会卡米尔,然后叹了口气,走过来拿起一块抹布,视线挪开,悠悠道:“怎么不叫醒我?”

  卡米尔非常坦诚的回答道:“过年那几天你都在加班,好不容易放假,我想让大哥多休息休息。”

  雷狮望了他弟一眼,没说话,手上的动作倒是顿了顿。

  这点小动作自然被明察秋毫的卡米尔注意到了,他盯着雷狮,脸上的神情倒没变几分,水色眸子里却盛满了温存的笑意:“大哥,先吃早餐吧。”

  雷狮没辙,自从交往以来,这小兔崽子貌似仗着自己对他的宠爱,颇为蹬鼻子上脸,自己已经被他这样牵着走偏了题好几回了,真是没了脾气。

  雷狮很不自持的颤了颤嘴角,跟着他弟去吃早餐。

 

  俩人吃完饭,时间正好走到八点一刻,厨房已经清洁的差不多,两人计划着一会再去整理卧室。

  客厅的电视开着,里面播的是著名相声演员岳x鹏历年来的相声表演,不过量小岳岳说的多么绘声绘色,电视机前也没有观众,顶多就是开着用来渲染个气氛。


 卡米尔拖地,雷狮擦窗户,弄完了面积最大的,他们俩就开始坐在地上整理杂物。工作台上,书柜上,就连床头柜里的东西都被重新翻出来规整了一遍,两位男士整着整着,仿佛寻宝一样,也渐渐找出了一些不堪回首的东西。

  比如一些光盘啊,情书啊,照片啊,以及陈年堆积的几包安全套,最后安全套被无情的扔进了垃圾桶,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被留下了。

  果然在这个世道,情怀比肉体关系更重要。

 卡米尔看着几张压箱底的照片,想起几年前,他知道雷狮是他表哥之后的小小惊诧,不过只是一瞬,最后都化为了固体石沉大海,他不需要这些外界的东西来阻碍什么,他只是爱他,不论背德还是禁忌,在少年眼里都如轻飘飘的落叶,无所谓吹到哪里,只要是能和他在一起,仿佛什么都能突破。

  这就是冷静的少年那时候冒出的不冷静的念头。

 

  他因为家庭原因,自然而然要和雷狮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想起过去背着父母在逼仄的阁楼里接吻,在浴室里做爱,依旧脸红心跳。

  现在这些已不再成为秘密,少年青春的梦想也实现了。

 

  想到这里,卡米尔不由得伸手覆上了他哥在一旁收拾东西的手臂,又用另一只手环住了雷狮,将头埋在那人的颈窝处一动不动。

 雷狮拿干净的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侧着脸问:“怎么了,累了啊?”

  卡米尔保持着动作摇了摇头,有几缕头发不禁挠了挠雷狮,痒的他歪了歪头。然后雷狮就听见小孩闷闷的说:“大哥,再让我就这样抱一会。”

  雷狮“唔”了一声,停了有一分钟,见小孩仍没有动静,这才不耐烦的用手肘戳了戳身后的人,笑着说:“抱一会就行了,小崽子,快干活。”

 

  之后就是卫生间和阳台,在阳台上,雷狮还吹着凉风抽了根烟,就剩个烟头都时候被卡米尔拿走按灭了,雷狮正要投诉,就被自家弟弟衔住了嘴唇。

  这是一个充斥着烟草和春风的吻,持续的时间不长,雷狮乐在其中。

  吻完了,雷狮摸着卡米尔的嘴角,故作生气道:“你干什么,小兔崽子,你以后再这样,信不信我离家出走?”

  卡米尔握住雷狮作妖的手,一本正经道:“大哥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就算你不要我了,我也要死皮赖脸的跟着你,然后再把你拐回来。”

  雷狮一听,逗了:“呦呵,挺有本事。”

  这句话说完,老天爷好像被这俩甜怕了,赶紧吹了一阵“飓风”,把窗户窗纱砸的咚咚作响,妄想撵这两位赶紧回屋。

 两位回过神,手忙脚乱的关窗户。


  客厅最难收拾,家具多而且块头大,哪个都得擦,卡米尔好不容易都擦了遍,结果雷狮一浇他客厅的绿萝,地面又浅浅的湿了一块,卡米尔任劳任怨的上前再默默的擦干净。

  雷狮为了补偿,亲自下厨做了方便面当午饭,得到了善解人意好弟弟的谅解。

 

  虽说上面的计划是把清理卫生间排前面了,但是一般来说,最脏的活还是得留在最后

  ——比如擦地,刷马桶什么的,就折腾的时间比较长了。他们期间边休息边干活,磨磨蹭蹭弄完卫生间的工作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傍晚的范畴。

  两人满身臭汗,干脆一起洗澡。这个澡洗的迷迷糊糊,烟雾缭绕,好不容易洗完之后,两个人已经彻底脱虚了,彼此帮忙吹干了头发,换上清爽干净的衣物,就双双往客厅的沙发上一瘫。

  电视开了一天,上面早都不是小岳岳了,换成了每个台定时定点的“新闻联播”病毒,主持人好听的播音腔,各国领导人蹩脚的中文贺词倒给这个永远不会完结的节目添了几分可爱。

  雷狮靠在卡米尔身上,眼皮有点打架,不过还算有精神,勉强能听到别人说话,然后他就听见卡米尔叫他,那声音变的由近及远,绵绵长长,入到耳朵里,仿佛能把人催眠了,雷狮很随便的嗯了一声。

  卡米尔便倾到雷狮耳边,开口道:“大哥,情人节快乐。”

  那声音莫名低沉,好像一束羽毛,直直撩到了雷狮的心窝里,他立刻清醒,直起身子,略有疑惑的看着卡米尔,好像还没缓过来神。

  卡米尔很不明显的笑了笑:“我爱你。”

 

  外面好像在放烟花了,砰砰的爆炸声,虽然搞不懂大年29放什么烟花,但是这动静确实和两个人心脏跳动的声音融合成了一个节奏。

 

  张爱玲的《倾城之恋》里有一句很有感觉的话,卡米尔看着雷狮绛紫色的瞳孔,没由来的想起。

  「有些傻话,不但是要背着人说,还得背着自己,让自己听见了也怪难为情的,譬如说,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不知道雷狮上学的时候翻这本书,有没有看到这句话。

  没有看到也罢,看到了忘记了也罢,此时此刻卡米尔也想说同样的话,他不会觉得难为情,因为对方是值得自己一生去坦诚相待的人。

  他愿意爱他,愿意一辈子都爱他。

                                                                                                      end

评论 ( 4 )
热度 ( 67 )

© 奶油果桑 | Powered by LOFTER